June 29, 2010

不堪回首

心情不佳,也許因為人很累,又餓過肌,無力也得在鐵路企上九個站頭,腦裡開始胡思亂想。

今天看了一篇文章,談論「撬牆腳」,邊讀,像是看到了一個很熟悉的身影,那是自己。

我在別的公開博客裡高談闊論起我對文章提到第三者的行徑,表之認同,實質心裡有份淒楚,不知怎地形容。

文裡提到第三者要是想在三角遊戲中獲得勝利,需有一套策略,甚式攻心計。

對,他的論點正確,相信只要按其所言,定必成為可愛的第三者。

然而我從不覺得自己可愛,或成功,更重要的是,我從沒有刻意使出計謀,一直只做愛做的事,就如我愛他一樣,專注的,單一的,只要不做出令他煩惱的事便好......

現在回想,有層悶氣,甚至開始討厭這樣的過去,討厭我和他這樣開始。

惜不能回頭。

這樣說很矛盾,因為要不是因始發展,那有現今成就?然而不時,我著實爭扎,背負說不出的擔心,當中非怕將出現第二個第三者,而是怕自己因曾是第三者,而淪回失去所有,成為前度笑柄,輪到我看著他和她快樂。

他常罵我對自己沒信心。自問沒甚美德的條件下,何來安心?難道看著手上的戒指,感受著每天的關懷,也不能常心?

人皆犯賤,尤其是我愛時刻處於prepare for the worst的自虐狀態,寧可深信某天如此,也不願因為盲目期盼而落得受不了的下場。何況結了婚也可以離婚,離了婚又可以跟對方重婚,世上還有什麼不可能?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Google+ Followers

Translat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