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ebruary 4, 2016

【產程】7重地獄(中)

=產程詳細分享,慎讀=

繼續……

落到產房,以為情況唔會再worse落去,點知,第3重地獄……真正的地獄來了。

原來穿了羊水的痛是如此難以想像,除了痛得頻密,每下都痛得很深很久,那便意更是終極肚瀉 x 10級,可以想像有幾恐怖。

在產房一換床,助產士即遞來「笑氣」,頭1、2次痛都仲work,之後我已經癲咗,因為「笑氣」只是令你「wing」,但痛感依舊,當時身體已經不由先主地扭來扭去,下體很想用力痾,但助產士猛叫忍住,以免影響BB。(之前已在親子王國趴文,所以唔使佢講我都知唔可以用力,但試問肚瀉點忍?) 

痛到一個點,我已經出唔到聲,絕望地看著陳生流淚(陳生憶說未見過我個樣咁慘……),他也沒閒著,觀察住床邊的儀器,一見宮縮的讀數去到最高點時便給我「笑氣」,但都痛到爆,流曬眼淚叫陳生找助產士給我打止痛針。

回想起來,我諗陳生都好慘,看著我又幫不上什麼⋯⋯ 

醫生來到,說我開到2度幾,可以打止痛針(4度後便不能打啊),仲肯加碼落重些藥力,我才熬得住,但每次痛到最高點時,那股向下衝的力還是令人受不了(所以事後我的尾龍骨要出院後近一星期先唔再痛)。 

過了大概個多小時,突然好多醫護人員衝了進來,說我已經「開曬」,可以生。(What!!!)但由於止痛針藥力未過,我仍然暈暈地,除了無意識地聽助產士講用力痾,我已經唔知自己做過啲乜,只想快點完結。 

記得陳生和助產士把聲好嘈,不斷叫我痾,下面很有想爆開的感覺,還要用力張開雙腿、抬頭到心口、用盡肚子上方肌肉的力⋯⋯「推!」陳生說,看到BB的頭了,著我加油,但其實我已經無曬力。 

期間助產士幫我放尿,嘩,痛到無命,我看不到對方做了什麼,但感到有條管子插進了尿道,刺痛至極,臨推到小D出來前還再放多次,好救命!

推了近1小時,助產士說「太耐了,要吸BB出來!」問心好唔想,但個刻已不到我選擇,亦無力say no。此時陳生要離開產房,令我好無助,好驚,又好痛,見到個「吸頭」,我直頭心寒。同樣,不知醫生做了什麼,但我相信是將吸頭放了進來,個下痛到真的叫了,好恐怖,塞進來後扭來扭去,痛到淚水直標⋯⋯ 絕望地不知痛了多久,已呆若木雞的我,突然感到有樣暖笠笠的東西在我肚子上,原來是小D,她終於出世了!

助產士拿起小D給我看,我仍然不懂反應,只是默默看著她被抹身、磅重,記得當時我最緊張的是她的哭聲,好想好想聽她的聲音⋯⋯ 

「哇⋯⋯哇⋯⋯」哭了,終於聽到她哭了,當堂舒一口氣,以為一切已經完結之際,醫生又來「作法」,先是會陰連針,即使已經打了麻醉針(我估是打了啦,我feel到有人在下面打針,這個不痛~),仍然可以清晰感到有支針拮進會陰,再有條線穿過,個種陰痛,好難忘,這是我第二次叫了出來。 

完成恐怖過電影《Saw》的生勾勾連針,推完胎盤,看到陳生進來,再多看小D一眼,我便昏了過去,到醒來時,已經是4個鐘頭後的事,女兒已經上了產後房,而我因為流血太多,要在產房觀察和驗血,下體全是痛楚,特別是尾龍骨,而陳生則在我身邊睡著了。

女兒究竟長什麼模樣呢?想不起,肯定是之前太痛,沒了意識,立時很想即刻回產後房,抱抱她。


等了差不多半小時,她終於在我懷裡,當下心安定下來,可以好好看她了。

這小妹子,真的好可愛,而且很黏人,一放下床就哭,害我抱了她足足2日2夜完全沒睡過。

下回再續……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Google+ Followers

Translat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