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ebruary 11, 2010

沉淪了的誓言

有人問:你覺得自己漂亮麼?

心想:漂亮的。
最後當然沒說出口。

因為漂亮,很見仁見智,亦不等於什麼,最起碼不等於你能夠留住一個人的心。

曾經,因為我的外貌聽了不少山盟海誓,能兌現的是零。
所以我不喜歡這些沒有保證的話,更枉論要我說出口,免得傷了人心,傷了自己的心。

至近年,遇上他,我變了,變得一切是理所當然,把心裡所感覺的輕易說出,沒有理性可言。
山盟海誓,對我而言沒了難度便能夠說出。
因為我自覺無悔,自覺能夠做到。

然而每次快樂將至頂峰,我因怕到盡頭而刻意將心情放下。

我承認,有些文字烙印在腦海裡,磨滅不了;有些傷痛,永遠匿藏心中。
叫我感覺活在某人的影子裡,這是擁有自我個性的人最討厭的。

開始懷疑,漸感遲疑。

朋友說我患了婚前恐懼症,且慢,我還沒結婚,我只是有了這個念頭,有了這個計劃,很想因此而踏出一步。
但,失敗的聽得太多,感到害怕。

我努力勾起那些文字,像是要警惕自己,再這麼煩人可要被拋棄掉。
誰知愈想,心愈難過,愈開始不知自己所為。

人的感情很脆弱,再說多少次我愛你,多肯定永遠不會離開你,也不真正代表永恆,這是不爭事實。

所以,開始了疑問,又再次疑問:這份幸福是否真的屬於我?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Google+ Followers

Translat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