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vember 9, 2014

掛念

我,真的很易哭。


這夜,朋友蒞臨我家作客,吃我做的菜。

我委實享受烹煮的過程,只是每次煮畢,都沒胃口吃,到夜裡,即現在,凌時1:42,肚子咕咕作響,開始感到空虛。

Both肚子與心靈。

未試過在家辦派對而陳生不在場的,辛苦煮完一輪,還得自己洗碗、抹地、吸塵……

那種感覺,非比尋常的想大叫。

然後,想起陳生的好,我坐在梳化,哭了。

其時,陳生傳來訊息。


他到了上海公幹,要回到房間才有wifi,我整天在等、在等,整夜,都過了11時了,還未有來信,感到就是不安。

是出什麼事了嗎,是沒了wifi嗎,是去嫖妓了嗎……

又掛又擔心又胡思亂想……

沒了陳生,原來日子真的很沒意思。

坐在家裡,由上一次陳生出差的害怕,到現在的空洞,感覺是不同,然又其實理據相同。

蠻灌紅酒,什麼也不想去想,期望快快到星期三,陳生的歸期。

唔……現在我想吃飯。

3 comments:

Google+ Followers

Translat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