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ugust 19, 2011

婚事

今天看了顧紀筠一篇散文,起題作「婚宴」,中間訴說朋友辦喜事遇到的難題和爭拗,將喜事變成悲劇,至末段她這樣寫:


「其實爭拗無謂,你若是愛子女的,至重要謹記,此乃他們的婚禮,他們的幸福,將來就是他們的記憶!做家長的還有無數值得慶祝的事,這就讓一讓吧!」


此話出至上了年紀的人口裡,不溫不火,看罷自然贊同,只是一樣米養百養人,勾起了我昨晚晚飯的談話內容。


席間有我和陳生,另外一對是他的大表姐兩夫婦。


坐上海景軒的一角,眼看梁師傅精心地為我們準備一款又一款菜餚,滿足口胃,也慰藉心靈。


直至談到婚事,人開始昏了。


「你們的婚宴菜單是八道菜吧?計我話,若想賓客留有印象,一於只做六道菜,寧可菜式做得精緻,大家吃得難忘,反正吃不完倒是浪費;一於將翅轉做燉湯,對了,從前常見花膠燉老鴿冬菇,蓋一開來,菇香撲鼻,客人一定喜歡。」大表姐說。


之後你一言,他一語,沒完沒了,還想出妙計,趁一次下午茶聚,叫來未來奶奶一起,「夾手夾腳」遊說她。


經過起初的反抗情緒,我沒意見了。反正,結婚真的不是兩個人的事。不過是為了菜單要我起義,那我為什麼不繼續爭取穿上深色禮服?


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不是我的作風,不過對著陳生的家人,我投降了。不是為了討好,也不是我屈服,只是想到陳生,不想他難做。


再看顧老闆的文字,人涼了一截,某程度上挑起了我不憤的細胞,不過打完了這篇文章,又發覺沒太大所謂了,反正,我就是要接受了。

1 comment:

  1. 其實我都有諗過做六道菜, 因為的確會食得精緻d,,,,不過都係暗瓦底諗, 因為怕人家覺得食少兩道菜係貪平....

    ReplyDelete

Google+ Followers

Translat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