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ly 28, 2011

親切的友和

一個沒完沒了的XO醬題目,卻讓我遇上一班很好的被訪者。差不多每一個都願意幫忙,有些甚至熱情款待,很感激。

友和日本料理是其中一家。

她是日本料理始祖,八十年代誕生;

她好巴閉,張學友、譚詠倫等明星都是座上客;

她地方大,淨是大大小小的VIP房都有好幾個。

不過,一切都好像敵不過時代洪流;97年經濟轉差,加上同區(銅鑼灣)的日本菜館競爭,友和生意和名氣都大受打擊。

所以餐廳來了個大革新,食物價錢降低,夜晚更設消夜優惠。

我去過一次,所謂消夜每人索價數百元,吃得不飽;加上人氣散落,令人擔心食材去貨不夠快,不夠新鮮。

不過,當你見到許多員工都在這裡打拚了二十年,仍有不少明星/ 熟客上來幫襯時,又發現她們未必worse如此。

特別是這天採訪後,感覺更深;伙計都很好,老闆更好,見我們做完採訪猛要招呼我們。

別忘記,她們從不在乎有人報導與否,因為她們的人脈本來很廣,又有來頭;對記者更是見慣不怪。

老闆請我們坐進廂房,說要請客。以為都是壽司、刺身,誰知一來是磯煮鮑魚。

以花菇、大葱、蘿蔔、豉油煮成湯,再放鮑魚慢火細熬六個鐘,待鮑魚吸飽湯汁後放入冰箱,鮑魚肉吃來腍中帶爽,滿有鮮味。

海膽軍艦,足三層厚,對於不嗜此食的我大叫怕怕;無他,以前吃的都不算大新鮮,所以總吃到腥味,但這裡的卻鮮甜得很,頗好吃。

Toro與三文魚腩壽司。吃至此,已飽近半成。

最感動的一刻,是(魚立)魚湯上場。魚骨熬至湯頭呈奶白色,很濃,很香,喝後人和暖得很,當下真的想哭,因為是日工作很累,又太好喝,更甚是感激老闆的好意。

冬天叫來,應該很窩心。

煮海參,凍吃的;不知道怎樣煮,但汁很濃帶甜,海參都盡吸汁味,非常非常的好吃!

餐末,是超甜粟米。日本來貨,不用煮,生吃,入口連環爆汁,可沒有誇張,還有蔗的甜度,很強;走時店子還送我多兩條帶回家吃,媽咪一晚便消掉了。

「仲要唔要叫點什麼呀?」店經理何小姐說。

「好飽了,謝謝好意。」我和攝影師滿足的回道。

老實說,據我從前來幫襯的經驗,不少店員都是冷冷淡淡的,服務不算特別好;而她的收費也不便宜,平均每人五六百元,不少人定會覺得物非所值。但若以質素和分量來說,卻非常抵食。

更重要的,是親身接觸過老闆,知道店的背景,使我不其然祈望店子可以回復從前光彩的年代。

有心有力的老闆,所剩不多,所需的不過是知音人。


友和日本料理



灣仔駱克道441號B座



2833 6339

3 comments:

  1. 還記得...她的鮑角,那夜追加了三碟

    ReplyDelete
  2. 睇到都流口水, 我最鐘意食日本菜!!!

    ReplyDelete
  3. 那年頭,小食前菜會用上磯鮑的角位

    ReplyDelete

Google+ Followers

Translat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