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ly 4, 2011

狗肉奇談

食狗肉,我以為港人會聞之怕怕。

因為我們都將狗仔撇除了可食用行列,相信牠們有靈性,吃了牠會心緒不靈。

不過看過報導,說許多港人會北上吃狗肉,大快朵頤;

甚至有朋友寫過文章,發表人們假慈悲的言論。他質疑,牛也是溫馴勤勞的動物,為何人仍然食用?他認為,要慈悲就一視同仁。

亦有人撰文,吃狗肉是風俗文化的差異,難言孰優孰劣,孰好孰壞,像西方的鬥牛同樣鮮血淋淋,讓牛飽受痛苦煎熬,為何直至今日仍大行其道,甚至成為招徠遊客的特色......

對於各說各法,我都認同,只是去到現實,還是有點難為。

至少,我超愛吃牛;但對於狗,仍然零興趣。


看到這段新聞,令我想起4年前在報紙工作時的經歷。

http://hk.apple.nextmedia.com/template/apple/art_main.php?iss_id=20110630&sec_id=15335&subsec_id=15336&art_id=15388576

那次到開平採訪,讓我見識到內地人的好客熱情有時會幾得人驚。

由本來只得我、攝影師(女仔來的~)、香港領隊、國內領隊和其助手一行5人,到晚上食飯竟然多達十幾個!

什麼溫泉古兜乜總乜總,全部我都不認識,然而全部都不知為什麼要來。

一來到,就來好客,先你敬我我敬你,然而不是飲幾口,是乾了它!

攝影師不喝酒,結果我頂曬。好彩個陣只係飲紅酒,如果飲威士忌,我諗唔使一杯已經暈低。

之後食物上場,好多肉,其中一道係黃鱔,好嘔。

某位乜總仲教我食:o拿,一隻手拿著,令一隻用2隻手指由頭開始向下"lu" d肉出來,咁就食到喇!

望住佢d又長又黃gei指甲,plus好似條蛇咁gei黃鱔,我未嘔,攝影師已經眼紅紅用紙巾冚住個口。

然而最恐怖的事情登場──食狗肉!

雖然基本上睇唔到黑漆漆一碟內的是狗肉,但聽見個班內地人好雀躍、好開心咁話狗肉好味,又講點劏點煮,「嘩來到開平必吃時」,真係有d頂唔順。

我知,他們不過是好客,想用"最好"的招待客人,但也應該理解一下我們香港的文化,吃狗肉未免太難接受了。

結果,攝影師早就跑到廁所去嘔,我就死推爛推。

眼見內地同胞有點黑臉,我唯有自隊,他們的臉口才好一點。

而負責我們的香港領隊好快就被隊到不醒人事,個下都幾無助......

攝影師軟弱,又乜都唔飲唔食,我一個人頂曬,萬一醉了怎麼辦?

唯有再三警剔攝影姐姐:喂,我第7杯喇,睇住我。

經過係咁灌後,到第9杯,唔得喇,我決定回房間。

幸好他們也沒有刻意為難,只提醒我:「今晚仲要放煙花呀,我們食完叫你呀下!」

我回房,食了支煙,攤在床上,死了。

1 comment:

  1. 試過跟公司參加奧比斯團去貴州,係效外去所謂厠所,bf叫我唔好望左邊一直行,我忍唔住睇左一下,劏緊狗!仲要係學校隔離!嚇死!

    ReplyDelete

Google+ Followers

Translat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