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ly 20, 2010

母親

做完飯,媽媽突然說:「自4月起,月事沒有來了。」

我錯愕,腦海出現兩個問題:
一、我竟然連這也沒察覺!
二、也許媽媽真的老了。

有人會奇怪,月事有來、沒來,誰會這麼留意?
會,起碼我媽媽會,因她關心,才會特別留意我的一舉一動,且從這方面她可以略知我的身體狀況。
這是愛女兒的媽媽的表現。

有人又會說,月事不來,最多是指女人到達更年期,不一定等於年老。
對,只是這令我想起她近半年的改變,白髮多了、聽覺沒那麼敏銳了、散光問題嚴重了、身體也容易累了......
人更變得囉唆了、不愛行街了、討厭吃甜了、擔心我快嫁出去了......

自她失去了摰愛的一刻,我應當體會媽媽的寂寞。
但年少粗心,只為自身快樂多於一切,差點兒連最親的感受也忘卻掉。
真不孝。

這夜看她吃著我做的菜,突感媽媽對前路的擔心,或許,該是時候由我來照顧她了。

........

想到這,為著什麼有份莫名害怕?

也許是怕承擔,或是怕做不來,但這本就是人的天職,以她無憂無慮,好好享受生活為本,再怕,也得為她而行。

我想彌補爸爸不能給她的快樂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Google+ Followers

Translate